回程

有了去的经验,我们意识到回程当天最重要的是保持体力。酒店10点就要退房,飞机在凌晨一点。中间逛了逛街,下午再次去了明治神宫——这回找对了。然后就找地方喝咖啡吃饭,然后回酒店取行李慢慢挪动到羽田机场。

不得不提新宿站是一个超级大站。老婆听说新宿站是一个会迷路的站,我们初次到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是后来几天逐渐意识到这是真的。比如下午各玩各的,晚上在新宿站碰头吃饭,地图上看起来就在新宿站的两个出口,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对方,最后还是一个人花10分钟绕新宿站外围半圈才碰面。而我们在点评yelp上搜到的各种吃饭喝茶的地方,跟着导航走上七八分钟,有时候一连走几家店,最终还是逃不出新宿站的五指山。新宿站的纵横沟渠,人头攒动,不知道多少流浪汉在这里度过大半辈子。

扯远了,虽然新宿站如同奇门遁甲,但是真心诚意地去乘一辆列车通常是顺利的。美中不足的是这样一个老站没有电梯,提着大包小包进站非常吃力,而推着拉杆箱在50年前设计的狭窄月台上行走更是险象环生。好在日本人排队秩序不错,不用担心被莫名其妙的插队。

在机场值机听隔壁的乐桃航空说可能返航并取消航班,暗暗为来程的自己捏把汗。在机场耗了四五个小时又多了一个大袋子后上了飞机、回到浦东机场、乘地铁到广兰路打车回家。

开门后没有猫的动静,喊了半天才一声长啸迎接我们。和以前过年一样见到我们总是格外热情,这次多天不见非常粘人,又是蹭又是咬,饭盆被我爸加得满满当当。

东京的地铁

刚到羽田机场时,乘坐monorail到市区。顾名思义是单轨电车,车内结构比较奇葩,每节车厢中间有一块高起的座位,一个4个椅子面对面的放着。周围的座位则和正常车厢相同。

市区内的地铁线路及其庞杂,旅行这几天住在新宿,每次都是步行10分钟内到不同的车站坐不同的线路。市区内的地铁主要由东京地铁和都营两家运营,类似杭州也是港铁和杭州地铁联合运营。像东京地铁下属由银座线、丸之内线、日比谷线,都营下属有浅草线、新宿线、大江户线等。地铁站应当是共有的,但也各自独立,如洗手间内的公益广告都是站长自己找人贴的,有时是萌猫,有时是星空……
每条地诶线路有自己的字幕缩写,如银座线是G,应该是ginza的缩写。每个站点会标示为线路+数字,线路交汇点就会有多个名称。

在Google地图上搜索路线,通常乘坐地铁和开车机会一样快,而地铁的车速感觉并不十分快。没有确切比较过不同城市的通行速度,不好确定这是交通发达还是拥堵。

地铁充值和购票的机器规格不一,多数比较老。默认都是日文,新一些的机器似乎支持中文和英文。第一次充值时老婆不在身边,找了个小站掏出手机用有道的拍照翻译功能找到了充值按钮,顺利充值,非常给力。

一桩尴尬事。今天乘地铁出行,顺着exit的指示牌,发现面前有个玻璃门,一推之下没有推开。细看门把手上有个按钮写着“押”,便用力压下,门果然开了。忽而警铃大作,周遭的人都惊讶的看着我。我是囧到极点,也不知道找谁解释,只能耸肩摆手。迟疑两秒仍然没有人出现,只好默默走开。走过长长的过道,被电梯送到地面,仍能听到警铃还没停止。真是无比尴尬。

东京旅游流水账

踩着假期的尾巴到东京旅游,订的是10月6日凌晨的机票,但是5号吃了晚饭便早早地赶到机场,以至于在换登机牌的地方排了半天队发现我们的航空公司还没到场。港澳不算,来日本旅游是第一次在护照上贴签证的出境游,还是很兴奋的。

飞机准点起飞,但是座位十分逼仄,降落后整个人都是散架的,有些神经痛。入境过日本海关被翻了包。我猜测是因为职业填了工程师,工程师可能是世界上最高位的职业,之前美国签证也是因此被审查。

出机场做monorail换JR线到酒店,放了行李但还不能入住,又到外面晃荡着,长途跋涉加上缺觉,精神十分恍惚。酒店在歌舞伎町里面,早晨路上行人很少,鸽子和乌鸦非常多,都长的十分壮,丝毫不怕人,乌鸦的叫声十分可笑。出门晃荡的第一站是星巴克,我和老婆都是没有咖啡会死星人。日本的星巴克没有flatwhite,点了杯拿铁和一个抹茶斯康,拿铁不到30块人民币,比国内便宜。然后在新宿御前院走了一圈回到歌舞伎町吃了鳗鱼饭,死扛到下午3点到酒店入住。我一头睡倒两个小时,老婆在酒店泡了汤。醒过来恍如隔世,精神好多了但是身上十分酸痛,冒着雨找了间日料店吃了晚餐。私人开的小馆,人不多,食材新鲜,手艺虽然没有比较姑且认为不错,价格比国内还略微便宜。

两种建模师

最近开始尝试写图算法,感觉写了一年SQL的老骨头已经经不住新语言的摧残。两三天一共写了不到一百行代码。不过既然是计算机系毕业的,只好硬着头皮写。

工作一年,逐渐意识到统计系毕业和计算机系毕业的差别。这两类人像两个门派,虽然都是用机器学习的工具,但是风格、心法、甚至招式都不同。

统计的风格更贴近现实业务,会细抠一个个变量,对单个变量的性能分析非常详尽。而计算机系的风格更多是使用原始的数据,在算法或者自动的特征提取上下功夫,单对于业务来讲,就有些像黑盒了。

对新技术,统计出身的建模师很少能第一时间尝试,通常要等现成的软件或者工具。而计算机出身的建模师,会直接从github上下载最新代码尝试一番。

两个门派孰优孰劣自然不好说,因为都会互相融合。如果哪天一个门派占了绝对优势,建模师当中应该就看不到另一个门派的人了。

深夜的面包片

面包是我周五早上在小区斜对面的全家买的,售价9块8,付钱的时候收银员让我去冰柜上再拿一瓶味全优酪乳,因为正在搞活动这样只要10块钱,相当于2毛钱买了一瓶味全优酪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反常态地没有拒绝,走到冰柜边极力搜索“味全”两个字,感觉这个名称经常听到,但如同辩证法中等收入陷阱马关条约者页损失函数一样我并不清楚那是什么。我看到的第一个味全是酸奶,本科时候陪猫妈半夜散步回寝室会买。然后找到了味全优酪乳,果然没有喝过。

现在那瓶优酪乳还在厨房里,但是最后一片面包片刚被我吃了。我是在跑步之后吃的。我第一次跑完10公里是2015年年末左右,当时练了大概快一个月,逐渐从1公里跑到5公里,某天跑到超过5公里后感觉不是很累,心肺似乎适应了,肌肉也没有乏力,于是尝试着跑道10公里。由于绕操场很乏味,于是干脆跑出来在校园里边跑边晃悠,最后从光华楼穿过,失望的是并没有保安拦我。跑回实验室的时候正好是10公里,发朋友圈炫耀了一下。

16个月之后我的体重增加了15斤,勉强跑完3公里后走回家。这中间并不是没有练过,但是2016年被校医误诊一个月之后咳嗽不停,虽然之后反复检查证实其实是某种顽固的炎症而不是刚开始的哮喘,但是一不小心就咳个不停是事实。跑步非常容易诱发咳嗽,算是复旦留在我身上最深刻的烙印。

总之16年春节之后我就没有再跑过5公里以上的里程,当然也不能全怪校医院,不久之后上了班,在沪杭高铁和天目山路上蹉跎了大量时间,几乎不怎么跑步了。

跑完3公里后洗了澡,异常的饿。仅剩的一片面包就在桌上,因为开着口失了水分,边缘如同饼干一半,但是此刻无比香甜。这种谷物给予的满足感是我的祖先千万年来延续生命的本能。

教工路EAC的星巴克

EAC的全称是Euro America Center,欧美中心,在两条马路外的黄龙待了快一年才发现这个地方。这周出差就住在附近的酒店式公寓,离公司很近,上班扫个HelloBike就能骑过去。

酒店楼下有家星巴克,晚上有时会去坐着看小说。这是一家出奇的大的星巴克,应该是附近写字楼白领的下午茶首选,好在晚上和早上人都很少。星巴克的嘈杂像是一种舒适的背景噪声,很容易让人专心看小说或者写点什么。这种感觉有点像开着电视才能睡觉的中年人。都说星巴克是一家咖啡主题自拍馆,每家星巴克的室内布局和装饰的确都非常令人惬意。看书码代码要坐在靠墙角的沙发,撸手机的靠窗小桌最合适,半生不熟的人碰头适合在中间区域的小圆桌,反正坐着不舒服适合早点撤。

另外从饮料来说,星巴克真是出杯稳定。上海有不少精品咖啡馆,的确有惊艳的一面,但是老师傅厉害,无法保证学徒工也泡的好,更无法保证开一家分号也一样的好。星巴克的厉害在于把人的因素降到最低,无论哪家星巴克,基本都能做出口味一致的拿铁,即使老饕可以找出几个问题。

对于星巴克的了解是在办了他们家的会员卡之后,总觉得有券不用浪费了。所以从之前的自己手冲逐渐过渡到了星巴克。上班之后经常出差更是成了常客,以至于公司楼下星巴克的店员有段时间会直接问我是不是一杯大杯拿铁。。。

 

秘密

看完东野圭吾的《秘密》也是在去往杭州的高铁上,这是一个让人难以释卷也不忍卒读的故事。

男主角的的妻女遭遇大巴事故,危难关头妻子扑倒在女儿身上,女儿受伤妻子死亡。男主赶到医院后发现妻子的灵魂进入了女儿的身体。从一开始这个设定就让人难以接受,无论故事怎么进行都像徘徊在闹剧和悲剧之间。

妻子用女儿的身份继续生活、长大,考中学,进社团,青春剧的情节照样发生在成年人身上。像东野圭吾的其他赚眼泪小说一样,男主的生活经历让他顿悟“最后的爱是手放开”。被感动的妻子抱头痛哭后,女儿的灵魂回来了,更确切的说是和妻子的灵魂轮流出现,最终妻子逐渐消亡。

如果是这样,这大概还是个能让人接受的故事。但是作者最后仍然炫技般地揭示:妻子是为了让丈夫坦然接受,才假装自己的灵魂已经退出了女儿的身体,而这是“女儿”已经嫁做人妻。

相比之下,《解忧杂货店》还是部挺暖心的精彩小说,《秘密》更像是一口咬不断的痰。

胶卷相机之二

上一篇写到困的不行,想写的还没触碰到,这是第二篇,也写点二的事。

比起数码相机,胶卷相机的好处是拍完看不到,不用被身边的说拿来看看,也不用担心被翻照片。

但是这也不一定是个好处,因为看不到,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样。从前拍合照总是拍两张,大概也是这个道理。一卷36张胶卷增删不得,拿去冲印总会在冲胶卷的师傅面前暴露无遗,如果不小心拍了不堪入目的东西,还是趁早扔了胶卷的好。

比起拍了脏东西,另一个极端是白片。我拍的第二第三卷都是白片,因为胶卷没上好,兴冲冲的快递给冲洗的师傅,然后在淘宝上收到一个上胶卷的教程链接,值得虚心接受。

一卷胶卷二三十块,拍36张,核算成本并不便宜,放在那个时代应该更贵。现在有个说法是入门摄影先拍10000张,放在那个时候应该不算便宜。不过大概相机也贵,比如车钱,油还是便宜些吧。

胶卷相机

前阵子在淘宝买了一台二手的佳能AE-1,是一台机械式的胶卷相机。买机械相机纯粹是为了好玩,之前玩过数码单反,觉得拍照无非是快门光圈ISO调整到亮度适中,胶卷相机应该也差不多。

收到相机是在新侨饭店,拆箱后有点失望。材质粗糙,不知道是不是仿制品,或是十多年前的塑料就是这么粗糙。撞上镜头花了好一会,并不会像现在的镜头那样严丝合缝的咔嗒一声。装胶卷也花了好一会,小时候是给傻瓜机装过胶卷的,但是看着这台相机完全不知道怎么装。所以结论就是傻瓜机的确是时代的进步。

其实拍照原理还是和今天的数码单反差不多,当时步骤繁琐了很多。首先ISO不能调,胶片的ISO是固定的,最大路货的就是ISO 200的胶卷;快照有几个档,没数码单发分的细致;光圈需要手动调,三者需要平衡,画面才能明暗适中,半按快门镜头有一根指针,指出当前应该给出多大的光圈,于是需要把眼睛移出来重新转下光圈。

胶卷拨杆的手感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