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

有了去的经验,我们意识到回程当天最重要的是保持体力。酒店10点就要退房,飞机在凌晨一点。中间逛了逛街,下午再次去了明治神宫——这回找对了。然后就找地方喝咖啡吃饭,然后回酒店取行李慢慢挪动到羽田机场。

不得不提新宿站是一个超级大站。老婆听说新宿站是一个会迷路的站,我们初次到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是后来几天逐渐意识到这是真的。比如下午各玩各的,晚上在新宿站碰头吃饭,地图上看起来就在新宿站的两个出口,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对方,最后还是一个人花10分钟绕新宿站外围半圈才碰面。而我们在点评yelp上搜到的各种吃饭喝茶的地方,跟着导航走上七八分钟,有时候一连走几家店,最终还是逃不出新宿站的五指山。新宿站的纵横沟渠,人头攒动,不知道多少流浪汉在这里度过大半辈子。

扯远了,虽然新宿站如同奇门遁甲,但是真心诚意地去乘一辆列车通常是顺利的。美中不足的是这样一个老站没有电梯,提着大包小包进站非常吃力,而推着拉杆箱在50年前设计的狭窄月台上行走更是险象环生。好在日本人排队秩序不错,不用担心被莫名其妙的插队。

在机场值机听隔壁的乐桃航空说可能返航并取消航班,暗暗为来程的自己捏把汗。在机场耗了四五个小时又多了一个大袋子后上了飞机、回到浦东机场、乘地铁到广兰路打车回家。

开门后没有猫的动静,喊了半天才一声长啸迎接我们。和以前过年一样见到我们总是格外热情,这次多天不见非常粘人,又是蹭又是咬,饭盆被我爸加得满满当当。

东京的地铁

刚到羽田机场时,乘坐monorail到市区。顾名思义是单轨电车,车内结构比较奇葩,每节车厢中间有一块高起的座位,一个4个椅子面对面的放着。周围的座位则和正常车厢相同。

市区内的地铁线路及其庞杂,旅行这几天住在新宿,每次都是步行10分钟内到不同的车站坐不同的线路。市区内的地铁主要由东京地铁和都营两家运营,类似杭州也是港铁和杭州地铁联合运营。像东京地铁下属由银座线、丸之内线、日比谷线,都营下属有浅草线、新宿线、大江户线等。地铁站应当是共有的,但也各自独立,如洗手间内的公益广告都是站长自己找人贴的,有时是萌猫,有时是星空……
每条地诶线路有自己的字幕缩写,如银座线是G,应该是ginza的缩写。每个站点会标示为线路+数字,线路交汇点就会有多个名称。

在Google地图上搜索路线,通常乘坐地铁和开车机会一样快,而地铁的车速感觉并不十分快。没有确切比较过不同城市的通行速度,不好确定这是交通发达还是拥堵。

地铁充值和购票的机器规格不一,多数比较老。默认都是日文,新一些的机器似乎支持中文和英文。第一次充值时老婆不在身边,找了个小站掏出手机用有道的拍照翻译功能找到了充值按钮,顺利充值,非常给力。

一桩尴尬事。今天乘地铁出行,顺着exit的指示牌,发现面前有个玻璃门,一推之下没有推开。细看门把手上有个按钮写着“押”,便用力压下,门果然开了。忽而警铃大作,周遭的人都惊讶的看着我。我是囧到极点,也不知道找谁解释,只能耸肩摆手。迟疑两秒仍然没有人出现,只好默默走开。走过长长的过道,被电梯送到地面,仍能听到警铃还没停止。真是无比尴尬。

东京旅游流水账

踩着假期的尾巴到东京旅游,订的是10月6日凌晨的机票,但是5号吃了晚饭便早早地赶到机场,以至于在换登机牌的地方排了半天队发现我们的航空公司还没到场。港澳不算,来日本旅游是第一次在护照上贴签证的出境游,还是很兴奋的。

飞机准点起飞,但是座位十分逼仄,降落后整个人都是散架的,有些神经痛。入境过日本海关被翻了包。我猜测是因为职业填了工程师,工程师可能是世界上最高位的职业,之前美国签证也是因此被审查。

出机场做monorail换JR线到酒店,放了行李但还不能入住,又到外面晃荡着,长途跋涉加上缺觉,精神十分恍惚。酒店在歌舞伎町里面,早晨路上行人很少,鸽子和乌鸦非常多,都长的十分壮,丝毫不怕人,乌鸦的叫声十分可笑。出门晃荡的第一站是星巴克,我和老婆都是没有咖啡会死星人。日本的星巴克没有flatwhite,点了杯拿铁和一个抹茶斯康,拿铁不到30块人民币,比国内便宜。然后在新宿御前院走了一圈回到歌舞伎町吃了鳗鱼饭,死扛到下午3点到酒店入住。我一头睡倒两个小时,老婆在酒店泡了汤。醒过来恍如隔世,精神好多了但是身上十分酸痛,冒着雨找了间日料店吃了晚餐。私人开的小馆,人不多,食材新鲜,手艺虽然没有比较姑且认为不错,价格比国内还略微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