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面包片

面包是我周五早上在小区斜对面的全家买的,售价9块8,付钱的时候收银员让我去冰柜上再拿一瓶味全优酪乳,因为正在搞活动这样只要10块钱,相当于2毛钱买了一瓶味全优酪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反常态地没有拒绝,走到冰柜边极力搜索“味全”两个字,感觉这个名称经常听到,但如同辩证法中等收入陷阱马关条约者页损失函数一样我并不清楚那是什么。我看到的第一个味全是酸奶,本科时候陪猫妈半夜散步回寝室会买。然后找到了味全优酪乳,果然没有喝过。

现在那瓶优酪乳还在厨房里,但是最后一片面包片刚被我吃了。我是在跑步之后吃的。我第一次跑完10公里是2015年年末左右,当时练了大概快一个月,逐渐从1公里跑到5公里,某天跑到超过5公里后感觉不是很累,心肺似乎适应了,肌肉也没有乏力,于是尝试着跑道10公里。由于绕操场很乏味,于是干脆跑出来在校园里边跑边晃悠,最后从光华楼穿过,失望的是并没有保安拦我。跑回实验室的时候正好是10公里,发朋友圈炫耀了一下。

16个月之后我的体重增加了15斤,勉强跑完3公里后走回家。这中间并不是没有练过,但是2016年被校医误诊一个月之后咳嗽不停,虽然之后反复检查证实其实是某种顽固的炎症而不是刚开始的哮喘,但是一不小心就咳个不停是事实。跑步非常容易诱发咳嗽,算是复旦留在我身上最深刻的烙印。

总之16年春节之后我就没有再跑过5公里以上的里程,当然也不能全怪校医院,不久之后上了班,在沪杭高铁和天目山路上蹉跎了大量时间,几乎不怎么跑步了。

跑完3公里后洗了澡,异常的饿。仅剩的一片面包就在桌上,因为开着口失了水分,边缘如同饼干一半,但是此刻无比香甜。这种谷物给予的满足感是我的祖先千万年来延续生命的本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