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卷相机之二

上一篇写到困的不行,想写的还没触碰到,这是第二篇,也写点二的事。

比起数码相机,胶卷相机的好处是拍完看不到,不用被身边的说拿来看看,也不用担心被翻照片。

但是这也不一定是个好处,因为看不到,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样。从前拍合照总是拍两张,大概也是这个道理。一卷36张胶卷增删不得,拿去冲印总会在冲胶卷的师傅面前暴露无遗,如果不小心拍了不堪入目的东西,还是趁早扔了胶卷的好。

比起拍了脏东西,另一个极端是白片。我拍的第二第三卷都是白片,因为胶卷没上好,兴冲冲的快递给冲洗的师傅,然后在淘宝上收到一个上胶卷的教程链接,值得虚心接受。

一卷胶卷二三十块,拍36张,核算成本并不便宜,放在那个时代应该更贵。现在有个说法是入门摄影先拍10000张,放在那个时候应该不算便宜。不过大概相机也贵,比如车钱,油还是便宜些吧。

胶卷相机

前阵子在淘宝买了一台二手的佳能AE-1,是一台机械式的胶卷相机。买机械相机纯粹是为了好玩,之前玩过数码单反,觉得拍照无非是快门光圈ISO调整到亮度适中,胶卷相机应该也差不多。

收到相机是在新侨饭店,拆箱后有点失望。材质粗糙,不知道是不是仿制品,或是十多年前的塑料就是这么粗糙。撞上镜头花了好一会,并不会像现在的镜头那样严丝合缝的咔嗒一声。装胶卷也花了好一会,小时候是给傻瓜机装过胶卷的,但是看着这台相机完全不知道怎么装。所以结论就是傻瓜机的确是时代的进步。

其实拍照原理还是和今天的数码单反差不多,当时步骤繁琐了很多。首先ISO不能调,胶片的ISO是固定的,最大路货的就是ISO 200的胶卷;快照有几个档,没数码单发分的细致;光圈需要手动调,三者需要平衡,画面才能明暗适中,半按快门镜头有一根指针,指出当前应该给出多大的光圈,于是需要把眼睛移出来重新转下光圈。

胶卷拨杆的手感非常好。

垃圾评论来自哪里

自从建了这个blog,先是观察到几乎每天都有来自俄罗斯的浏览量,豆瓣友邻打趣说是被黑产盯上了。也许地区有些扫描IP的程序不断尝试发现新建的站点,毕竟这个站点几乎没人知道。但也不太担心网站被攻击,DDoS我相信腾讯云会防范,退一万步讲,敢在前大流氓脑袋上动土,不会有很好的下场。

继而有莫名其妙的评论。垃圾评论我是见过的,之前架设过论坛,几周不管后就充斥着各种灰色广告,吓的我马上关了站点。

另外有一种神奇的广告术,因为使用自己注册的邮箱群发垃圾广告,很容易被识别,继而屏蔽。识别的技术日新月异,比如基于文本的方法,中文与英文不同,不存在天然的单词,因此分词做的不好,所以让机器理解语言也困难,近年来这样的情况有所改善,中文也逐渐能被机器断句。识别垃圾信息很大一部分就靠文本分析——至少让我来设计系统我会这么做——其他肯定还会考虑原来的IP、使用的设备等等,但文本一定是首要的。

而屏蔽是有代价的,邮件系统没有拦下垃圾邮件问题不大,虽然很烦人,但是问题不大,但是错误拦下了重要邮件就会造成大麻烦,比如读研期间我就没有收到住宿信息的邮件,教务处不知道用了什么神奇的技术让大多数邮箱系统认为它是垃圾邮件。这就是错误拦截的后果,错放1000问题不大,错杀1个的代价可以非常大。

所以邮箱一定是有豁免列表的,一些大厂一定是有豁免权的。所以黑产可以用要骚扰的邮箱在苹果的网站上注册账户,用户名那一长串就是广告,比如我要是这么干就会写“不在工作日8点前以及周末进行房屋装修是做人的基本底线”,于是邮箱的主人会收到一封email,抬头写着“亲爱的‘不在工作日8点前以及周末进行房屋装修是做人的基本底线’,你已经注册了xxxx,请点击下列链接进行验证”。

我的博客的不知名评论也不是这种,是一些非广告的文本,英文拼写偶尔有错误,但大多数是赞美之词——虽然赞美得不到点上,写评论的人一定看不懂我的博客,因为没人任何原文的引用,也没有讨论博文的内容。英文读起来也十分客气,充满距离感。

这是令人生疑的,发评论的肯定不是美国人,因为英文太蹩脚了;也不是中国人,各国的蹩脚英文各有特色,中国的不是这样的。思前想后,不排除是外星人的可能。

星期一,Google蹭饭

公司终于搬到了陆家嘴,有幸在上海三件套里上班,早上到公司就厚着脸皮找Google的同学求蹭饭。

环球金融中心就在我司边上,辗转了几部电梯到了60多层的餐厅,人意外的不多(上班一年不到,已经难以想象人不多的食堂了。。。),就是传闻中的自助餐厅,质量不错。饭后参观同学的办公区,很有(有钱)互联网公司的氛围,有诸多休闲吧休息室,工位比较紧凑,靠窗可以俯视陆家嘴,适合每天发朋友圈感叹雾霾好大或者天气不错。

公司附近是少有的行人能安心过街的宽马路。下班后办公楼地下走廊直通地铁,但还是喜欢在地面走上约莫七八百米。

算法比赛,无人机

上周开始做携程的销量预测比赛,基于出行产品23个月的成交明细,预测之后14个月的每月销量。尝试了用时序预测的方式做,效果不好,也可能是由于之前没有接触过时序预测的方法。目前选择了回归,建了14个模型,第1个模型用9个月销量预测下一个月,第2个模型用9个月数据隔开一个月预测下一个月,等等。目前离及格线还有距离。

读研时接触的问题通常是一个被同行研究过的问题,在已知的数据集上跑通baseline,然后试着超越,经历更多的放在算法调优、特征选取上。现实问题来自实际需求,可能没有明显的解法,需要对问题进行规约,也许需要数据挖掘,也许简单的规则也能做好。就携程这个比赛来看,formulation比算法更重要。

本周末开始看京东的购买行为预测问题,和之前做过的天猫购买行为预测类似。想起之前轴逼地试图用原始行为数据建模,结果惨败。看了之前天猫比赛的获奖者分享,和初步构想类似。但又碰到了新问题,成交数据在千万级别,单机内存比较难处理了,好用的数仓服务似乎都不便宜,比赛群里有人吐槽本次比赛会提升内存销量,京东打得一手好牌。

讨论完比赛困倦无比,哈欠连连,缺乏锻炼,身体状况不佳。

听说实验室买了Mavic,向师弟借来玩。机翼可以折叠,遥控器也很小,整套装备装在包里,看起来不比一个单反相机更大。悬停、降落也比早起的Phamton稳定可靠,唯独飞起来还是有点怕。

晚上重启跑步,力竭骑共享单车回家。

拉普拉斯妖

高铁上看完了东野圭吾新作《拉普拉斯的魔女》

在一场龙卷风中失去母亲的女主角在几年之后展示出了神奇的预测能力,比如正确预估保龄球能砸到几个瓶子,几点会下雪,打翻的水杯会满溢出多少水等等。

两处度假温泉接连发生硫化氢致人死亡的事故,地球学教授应邀调查。检测显示几乎没有人为作案的可能,自然产生硫化氢的可能性也几乎是零。意外死亡的富有导演留下巨额财产,年轻遗孀似乎有作案动机但几乎是“不可能犯罪”。另一死者是落魄替身演员。两起案件似乎没有关联。

但在两处都看到女主角的地球学教授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深入挖掘发现两名死者都曾和知名编剧有合作关系。翻阅知名编剧的博客发现数年前家中女儿用硫化氢自杀,波及其妻其子,其妻其女当场生亡,其子勉强救回一名但几乎成为植物人。而对其子动手术将其唤醒的医生正是女主角的父亲。

教授把调查所得尽数告诉温泉案的负责警员,警员大赞其发现的线索并深入走访相关人士,惊动女主角父亲,当年动手术的医生。

被走访的医生推断必定是有人在两处事故地点都看到其女儿,于是缩小范围定位到地球学教授,几番见招拆招后医生吐露真相:做完手术后的导演儿子展示出了逆天的预测能力,能观测物理世界的细微变动并预见结果,如同拉普拉斯之妖,更如同开挂的天河走鹃。他的女儿因为丧母之痛而希望拥有预测龙卷风的能力,主动要求也进行了手术。另外,导演之子似乎并没有失去记忆。。。

而另一边警员继续走访曾和编剧有接触的人发现导演的家庭关系并不是他博客描述的那样的和谐,正相反完美主义的导演非常嫌弃妻子子女。。。

编剧策划了当年的硫化氢事故,为的是摆脱不够完美的家人,以及为自己塑造一个更加完美的真人故事。帮凶正是两期温泉事故的身亡者,两期事故正是其子的复仇行为,通过预见高浓度的硫化氢位置并引诱仇人进入。。。

大结局里,男主通过预见冰雹手刃杀母仇人,而女主提前发现了男主的企图阻住其再次犯罪。

两个拉普拉斯妖在世,对方就是无法预测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