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猫

早晨醒来浑身僵硬,小腿边贴着一只猫——这也是我浑身僵硬的原因,有猫在被窝里潜意识就不敢动,生怕一个翻身压死小猫,虽然领养的时候夏阿姨说猫是软的,压不坏,然后顺手从坐着的沙发角落里捞出一只猫。

领来之前就知道板栗是一只身世坎坷的猫,夏阿姨从弄堂里的小孩手上把猫救来时,板栗前爪溃烂,恶臭难闻;营养不良,从照片看像一只小鹌鹑;玳瑁也是领养人不太愿意领养的花色,所以救来很可能就要赖着猫咖吃喝一辈子。

不过后来板栗被板栗妈一眼相中,要求领养回家,夏阿姨也是满心欢喜解决了一个小包袱。领回家后没多久发现小猫拉稀、口臭、有眼屎鼻屎,给人一种中了七伤拳命不长久的感觉。还记得有一阵子板栗每天半夜拉稀,拉完还恬不知耻地跑上床来钻被窝,硬生生把我和板栗妈臭醒。。。

在后来的大半年里带着板栗四处求医,最终吃小儿蒙脱石散得愈。现在的板栗是家中一霸,上天下地,扒着窗户看鸟,跑到老婆家揍狗,跳上梳妆台踢化妆品下桌子,一不留神躲进碗柜喵喵叫,做各种坏事都毫无悔意,是一只生龙活虎的恶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