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猫

在猫咖看到板栗的时候是10月份,是一只孤僻安静的小猫。但是不躲人,因为在猫咖里无处可躲。把板栗抱起来放在腿上,她就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不亲人也不嫌弃。这些都是老婆告诉我的,我当时在西安开会,头疼欲裂,但是去的应该是真的兵马俑。

把板栗领回家的时候是11月,打开猫包的一瞬间就窜进了柜子底下,柜子底下很小,怎么看都塞不进一只猫,但是板栗进去了,我可能领了假猫。怎么捞也不肯出来,开了猫罐头也不为所动,跟在猫咖完全两个样。在猫咖时板栗应该与别的猫相处并不愉快,属于被欺负的小猫,也没处躲,带回家受惊过度释放本性躲了起来。

关灯睡觉后不久一头毛茸茸的畜生出现在枕头边上,试图往被子里钻,但这对猫来说似乎是件很有难度的事情。打开被子边缘让板栗进来,她看了又看满满钻进来。第二天开始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如今是养猫的第三个冬天,板栗在家如鱼得水,知道每一个温暖的地方。刚打开被炉的时候就能很娴熟的钻进去,如果人把腿放进被炉碍了她的事,她就用利爪把人推开或者直接用嘴咬;等到被炉开久了,她就眯着眼睛钻出来,绕树三匝,然后在被炉外的被子上睡下,静静等着奴才睡觉;人睡觉后板栗并不急着上来,一来被子没有捂热,二来没睡着的人动作太多,无法相处。但是人早上醒来必然发现自己变上挨着一只猫,有时候会蜷缩在两腿之间,奴才就动弹不得。

出门之前都会把窗帘打开,阳光直射被炉的桌面,一会儿猫就出现在桌面上,瞳孔眯成一条线,胡子贴着脸,满意的看着奴才:你可以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