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猫

早晨醒来浑身僵硬,小腿边贴着一只猫——这也是我浑身僵硬的原因,有猫在被窝里潜意识就不敢动,生怕一个翻身压死小猫,虽然领养的时候夏阿姨说猫是软的,压不坏,然后顺手从坐着的沙发角落里捞出一只猫。

领来之前就知道板栗是一只身世坎坷的猫,夏阿姨从弄堂里的小孩手上把猫救来时,板栗前爪溃烂,恶臭难闻;营养不良,从照片看像一只小鹌鹑;玳瑁也是领养人不太愿意领养的花色,所以救来很可能就要赖着猫咖吃喝一辈子。

不过后来板栗被板栗妈一眼相中,要求领养回家,夏阿姨也是满心欢喜解决了一个小包袱。领回家后没多久发现小猫拉稀、口臭、有眼屎鼻屎,给人一种中了七伤拳命不长久的感觉。还记得有一阵子板栗每天半夜拉稀,拉完还恬不知耻地跑上床来钻被窝,硬生生把我和板栗妈臭醒。。。

在后来的大半年里带着板栗四处求医,最终吃小儿蒙脱石散得愈。现在的板栗是家中一霸,上天下地,扒着窗户看鸟,跑到老婆家揍狗,跳上梳妆台踢化妆品下桌子,一不留神躲进碗柜喵喵叫,做各种坏事都毫无悔意,是一只生龙活虎的恶猫。

冬天的猫

在猫咖看到板栗的时候是10月份,是一只孤僻安静的小猫。但是不躲人,因为在猫咖里无处可躲。把板栗抱起来放在腿上,她就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不亲人也不嫌弃。这些都是老婆告诉我的,我当时在西安开会,头疼欲裂,但是去的应该是真的兵马俑。

把板栗领回家的时候是11月,打开猫包的一瞬间就窜进了柜子底下,柜子底下很小,怎么看都塞不进一只猫,但是板栗进去了,我可能领了假猫。怎么捞也不肯出来,开了猫罐头也不为所动,跟在猫咖完全两个样。在猫咖时板栗应该与别的猫相处并不愉快,属于被欺负的小猫,也没处躲,带回家受惊过度释放本性躲了起来。

关灯睡觉后不久一头毛茸茸的畜生出现在枕头边上,试图往被子里钻,但这对猫来说似乎是件很有难度的事情。打开被子边缘让板栗进来,她看了又看满满钻进来。第二天开始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如今是养猫的第三个冬天,板栗在家如鱼得水,知道每一个温暖的地方。刚打开被炉的时候就能很娴熟的钻进去,如果人把腿放进被炉碍了她的事,她就用利爪把人推开或者直接用嘴咬;等到被炉开久了,她就眯着眼睛钻出来,绕树三匝,然后在被炉外的被子上睡下,静静等着奴才睡觉;人睡觉后板栗并不急着上来,一来被子没有捂热,二来没睡着的人动作太多,无法相处。但是人早上醒来必然发现自己变上挨着一只猫,有时候会蜷缩在两腿之间,奴才就动弹不得。

出门之前都会把窗帘打开,阳光直射被炉的桌面,一会儿猫就出现在桌面上,瞳孔眯成一条线,胡子贴着脸,满意的看着奴才:你可以走了。

有点阴损的Godaddy

最近突然发现曾经买的某个域名不能访问了,登上godaddy后才发现过期十几天了。域名进入了“竞拍阶段”(无法想象这个域名会有别人“竞拍”),想要买回来价格高得离谱。

于是想在dnspod上看看能不能买回来,发现域名状态是被注册的,而注册人就是我的信息,保留时间是到一年之后。

所以推测goddady大概有这样的策略:用户注册域名是goddady总是多申请一年,这样用户购买的时限到期后不得不在goddady上续费,这时的费用往往高得离谱。这是个聪明的招,也是个挺阴损的招。

 

不写代码后的一些感想

毕业之后顶着工程师的title干着数据分析师的活,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写过的代码是上万行sql,和一些只跑一次的短小脚本。sql也不是数据库里实际运行的代码,而是用于分析的数仓代码。这是我理解中工程师(特指写代码的计算机技术)和分析师的最大区别,工程师产出代码,分析师产出数据、模型……

刚开始很难跳出工程师的思路,潜意识对代码负责而非产出的数据,而实际上没人关心分析师用了多高效的代码,而再精妙绝伦的代码如果产出错误的数据也是不合格的。

技术与上层业务很像是数学和物理的关系。工程师喜欢考虑每种潜在的可能行,保证代码运行无误,对潜在的漏洞会做POC(Proof of Concept)并且兴奋不已,而分析师基本可以忽略小概率事件,蚁穴在没有蛀成大洞之前都不会引起关注。

虽然都有很大一部分人来自计算机背景,干着码代码的活,但工程师和分析师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归根结底是在为不同的产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