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

我不吸烟,写这篇日志只是因为今天干活没啥效率,在睡前写点东西增加完成感。

几周前在高铁上下载了《这本书能让你戒烟》(大概是这个名字吧),断断续续读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让烟瘾者戒烟,总之作者是这样声称的;如果可以,作者大概是这么做的。

首先,读完整本书之前可以尽情吸烟。否则大多数人可能直接弃坑。

其次,反复灌输“按照我的方法,无数人戒烟成功了,一点痛苦也没有,不会反弹”。听着有些假,像是十多年前的减肥广告。但是建立医患信心也是成功的必要条件吧。

再次,反复暗示吸烟并无快感,听完我的解释读者会觉得吸烟无比恶心。和第二点类似,这个论点的实质性内容也几乎没有在书中找到。

最后,比较有意思的是作者解释了吸烟成瘾的原理,不过作者不是医学生出身(没记错的话在改行帮人戒烟之前是一名会计),姑妄听之:

香烟是非常轻度的毒品,只有心理依赖,其生理依赖是微乎其微的。因此戒烟并不困难;
吸烟者尝试的第一口香烟感觉都十分糟糕,没有任何快感。但当尼古丁在身体中消失,会造成一定的不适,暂缓这种不适的途径就是再来一根——这与一般的成瘾不同,后者是毒品给人以快感。而吸烟者无法区分这两种反应的差别,误以为香烟给人以快感。

 

如何拍出清晰的赛车照片

这里说的当然不是放在展厅里的静止赛车,而是在赛道上高速运动的赛车。完美的赛车照片需要主体(赛车)清晰,同时背景在赛车运动方向上模糊。

拍摄这样的照片原理上并不困难,只要镜头随着赛车运动,保持赛车在CMOS上的影像静止,就能拍摄到清晰的主体,这样的技巧又称为甩狙。既然原理这么简单,剩下的就是实践了,刚开始就直接取赛车场拍摄可能会拍到很多不太理想的照片,所以线下联系时不可或缺的。

我的第一次练习是在光华楼前空地进行的,带好相机,镜头需要选择长焦的,坐在光华楼的台阶上,面前的空地不时会有送外卖和快递的小哥飞驰而过。之所以要坐在台阶上是要和被拍摄者保持一定的具体,等到他们出现再从容的端起镜头,不至于还没反应过来人就不见了。

这样的练习进行一个小时就足够了(得益于发达的网购和外卖),期间还可以拍拍蓝天白云和草地上的熊孩子,总之是个很轻松的活,也不必有任何负担,毕竟光华楼不要门票。导出照片后如果有十分之一的照片可用就足够了。

找一场赛车比赛,不推荐F1,因为人实在太多,难保相机不会前排观众的人砸掉。我选择了长达6个小时的WEC耐力赛,去之前我对这里面的车队一无所知,只知道有6个小时可以拍,足够找到两张好照片。

不得不承认,拍赛车和拍快递电瓶车还是有区别的。

首先需要选择一个好位置,我的经验总结是待在大直道的末端,这样赛车攻进最后一弯出现在大直道上还有时间慢慢端起镜头让赛车出现在镜头中心,这是用镜头去跟赛车也相对比较慢,随着赛车靠近镜头移动的速度也要加快,这当中任何一点都可以按下快门。

拍摄的姿势也不同,坐在看台上容易被前排的人挡着,镜头移动也不稳定。正确站姿有点像在公园里打太极拳,两腿分开与肩同宽,并且保证腰板挺直,让上身随着腰转动。

除此之外还需要一些耐心。到了赛场会发现很多拿着手机拍小视频的朋友,也有拿着长枪短炮来甩狙的爱好者。不用担心拿着长镜头的爱好者看到自己拍糊的照片,要坚信他们也拍糊了。最后,6个小时的比赛只要能拍到若干张清晰的照片就是比较成功的了,毕竟朋友圈一次也只能发9张照片。

 

八年后的双年展

第一次听说双年展是刚进大学,直到第一次看双年展已经过了八年。

双年展在黄浦江畔的当代艺术博物馆,虽然是上海土著,我也是第一次来。潮湿的霾混杂着厚重的油漆味,几十米的排队进馆,黄牛都不见踪影,似乎很符合20快一张的门票。

不过展览本身是物超所值的。二楼有个形似月球表面的巨大水泥石板,从边上的通道进入地下,里面是核爆或者行星撞击后的星球残骸,气氛营造得恰到好处,不至于太假也不会逼真得吓到高血压病人。唯一的小缺点是不太适合拍照。

艺术展,不论是经典的还是前卫的,对我来说都不太看得懂的,但双年展融入了不少趣味和科技的元素,但没有平凡到科技馆的水平,还是留给人一丝看不懂,可以说是给大众看的艺术。也正是因为受众太广,在黄浦江畔这样一个貌似破落工厂的地方也是摩肩接踵,想拍两张照片发朋友圈也找不到太好的视角。